唯美意境網
當前位置:唯美意境 > 文章欣賞 >

曾經珍惜過的一切

發布時間:2016-04-14 點擊:

  從地下室抱了一只加菲貓玩偶上來,請克萊德先生給我們拍一張合影,然后我就要把它扔掉了。它跟我在一起15年了吧,大一那年收到的禮物,跟著我從學校到家里,從臥室退到地下室。這次要搬家扔了很多東西,它大概也很難再有一席之地,不如就舍棄吧。還有一只碩大的藍色的流氓兔也是一樣的命運。當年那么流行這只瞇縫著眼睛的兔子,如今的小朋友大概都不認識了。

  十幾二十歲的時候,還真是熱愛這些玩偶啊。自己也買過很多。牛仔布的兔子,還有麻布的熊媽媽抱著小熊,腳上套了兩只襪子,是我媽用毛線織的。人的欲望真奇怪,隨著時間推移變化那么大。但是會一直記得收到禮物時的快樂,哪怕它們已經不在身邊,哪怕送禮物的人,已經好多年不聯系。曾經的時光印跡,一直在心里。還有好幾箱DVD和CD。當年朝山街的小店鋪真的是我們的天堂啊,幾乎每個周都去挑碟。很多國外的電影,歐美日韓的劇集,都是在盜版碟上看到的。我甚至看到了一套刻錄版的《欲望都市》,我的天。CD倒都是正版的。當年我做音樂版的編輯,聽了很多CD,有些是自己買的,另外就是從前有家跟我們合作的音像店,每月有一定數額的CD可以供我挑選,當時真是太滿足了,每個月去挑一次CD,離開的時候總覺得像是一個擁有了天下的人,哈!今天收拾出來,大部分都舍不得扔。哪怕DVD機已經很久不用,也舍不得啊,那些曾經看過的讓我們心潮澎湃的電影,甚至還能記起自己當時內心的震撼;CD可以放到車里繼續聽啊,只是那些歌,早已經升級成了“懷舊版”,現在還有幾個人知道“愛樂團”?還有幾個人能想到我聽到《東風破》時的心情,為了買那張CD甚至跟克萊德先生鬧別扭呢。好多好多的筆記本。

  原本有一些被我扔掉了——我有個小習慣,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筆記本或者看我正在寫的文章,我會非常不好意思,甚至有點尷尬。除非是我主動給人家看的那種。所以,那些筆記本扔掉之前,我會很認真地撕碎,有時候猜測一下若是被人無意中看到,也會有起雞皮疙瘩的感覺。雖然很詭異,但是我仍然覺得會不好意思,因為有許多是天馬行空的詞句,挺不好意思被人看到。

  前些日子在北京等朋友,無聊我就寫點字,朋友到了之后,站在我的身后開玩笑說,“我看看你寫什么呢?!”我卻突然僵硬得不知該怎么寫下去,腦子不轉手指也僵掉了。沒錯,我至今也不適應在自己寫東西的時候被別人“關注”,還是一個人更自在,更舒服。就像是一個人的秘密花園,我可以自由自在,可以隨心所欲。這期間,不能有人打擾,否則就會完全不對了。

  等我愿意把它們展示出來,給別人看的時候,我的那種“尷尬”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,因為那些文字已經不屬于我自己,而我像是一個旁觀者,那種感覺居然完全不同。不知道做其他工作的人,是否會有這種微妙而奇怪的感覺呢?我也不清楚,我只是很清楚自己大概永遠不能習慣別人盯著自己寫稿子的感覺。

  曾經珍惜過的一切,如今成了可以割舍的部分,想來也真是挺感慨的。但是我們不都是如此嗎?曾經以為自己離開某一段愛情不行,離開某個人就活不下去,若是某一件是沒有成功就會失去人生的意義……哈,想起來自己當年是多么淺薄,忍不住笑出聲。到后來慢慢長大,經歷更多事情,有更多自我認知,才發現,時過境遷,我們并沒有因為失去而變得單薄、脆弱或者消沉,相反,我們更堅強,更有力,更積極。因為曾經的痛苦,所以幸福——這是山本文緒一本書的名字,我覺得很對呢。痛苦的記憶會越來越淺,而那些藏在心底的歡樂的時光,卻會永存。我從櫥柜里找到一只杯子,問克萊德先生:“還認識嗎?”他有點懵。我解釋給他聽,這是許多年前,他送我的生日禮物。那是一只快客杯,我還記得他當時笑嘻嘻地說,“你可以用它喝茶啦!”這些年用的雖然不是特別多,但是一直記得他當時的微笑。每次想起來都覺得,真好。

和巴西队队服一样的俱乐部